南部县保城地灯戏

2014-11-19 非物质文化遗产 南部县文化馆 阅读

 

南部县保城地灯戏
——市级非遗
一、保城地灯戏简介
地灯是民间的一种庆仪活动,是从傩戏的“跳加官”、“端公跳坛神”的表演形式演化而来的。地灯在明代嘉靖年间就传入南部县,灯班由一人到六十余人组成,分“正灯”、“地灯”、“浪浪灯”三类,表演时唱多白少,载歌载舞,风趣诙谐,风格独特。唱腔慷慨激昂,表演粗犷奔放,而且也细腻温柔。生、旦、净、末、丑行当齐全。演出时用锣鼓、二胡、唢呐伴奏,曲调多数是流行于当地的民间小调、山歌、田歌、号子等。见人唱人,见物唱物,深受群众喜爱。
宋家坪地灯戏在傩戏中的“跳加官”、“端公跳坛”的基础上,综合了花灯的一些技能和特点,表面看起来跟花灯差不多,而实质是有区别的。花灯以灯为主,人数多,选择的场地比较大,而地灯一人到十人都可以表演,并不是以灯为主,表演时不分地点大小、白天黑夜都可以演出。
宋家坪地灯由清代传入,目前的传承人是宋开树。宋家坪地灯演出的剧目有《灯官审灯》、《借鸡》、《回门》、《请长年》、《借亲配》、《太平年》、《丈母娘上轿》、《包公照镜子》等40余个,至今活跃在升钟、大坪一带的乡村,农民自编自演,农闲时走村窜户,在农舍院坝即可演出,深受广大村民的喜欢。宋家坪地灯现列入南充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二、保城地灯戏传承人简介

宋天举,男,汉族,1941年出生,南部县保城乡宋家坪村人,艺人世家,3岁时就模仿其曾祖宋福祥、祖父宋先根、父亲宋开太等表演地灯,9岁时就能独立演出。南部县保城乡地灯戏先后参加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2次并获二等奖;参加南充市文艺汇演4次并获奖;连续三年参加升钟湖钓鱼节开幕式文艺演出及县上各种文艺汇演多次并获奖。
三、保城地灯戏传承谱系
宋超礼

宋万真

宋天泰

宋癸举

宋天举

四、保城地灯戏图片展示

             

        地灯戏剧照                                             地灯戏剧照

      地灯戏剧照                                             地灯戏剧照

    地灯戏剧照

 

五、保城地灯戏剧本摘选:

灯官审灯
林解
人物:
灯官——专事管灯管戏的官。
灯官娘子。
傩傩——民间说唱艺人,戴有面具。
白鹤——生扮。
蚌壳——旦扮。
渔夫——老丑扮。
姊妹灯:春妹、夏妹、秋妹、冬妹。
哥妹灯——用“老背少”的形式。
童女扮。
马马灯——童男、童女各一扮。
轿夫一。差役二。逗狮人一。高跷狮子二。
时间:
元霄之夜。 
地点:
灯场。
【在欢快、热烈的锣鼓音乐中幕启。
【十里灯场、花灯璀璨,灯班戏班,纷至沓来。
【众人手执各种灯彩载歌载舞。
正月里来闹元霄
家家户户明灯照,
马马灯、车车灯、哥妹灯,
国泰民安乐陶陶。
正月里来闹元霄,
十里灯场好热闹。
马马灯、车车灯、哥妹灯,
各路灯班都来到。
【众舞下。
【百鹤、蚌壳、渔夫上场表演极不协调的哑剧。三个搅成一砣,拉址下场。
【灯官娘坐车车轿舞上。
灯官娘(唱)
妖俏妖俏好妖俏,
灯官娘坐的车车轿。
车车轿儿多灵巧,
悠悠闪闪跛呀跛得高。
【内向喊;老爷走起哟。
【内应:来罗!
【二差抬灯官坐独杠子上。
灯官(唱)
可笑可笑真可笑,
可笑我灯官爱蹊跷。
不骑驴子不坐轿,
骑根独杠最合窍。
二差(夹数板)
老爷倒合窍,
差娃子肩膀压个包。
轿夫(唱)
娘子倒跛得高
我脚板跑起泡。
灯官(唱)
头戴一顶灯官帽。
身穿一件大红袍。
娘子(接唱)
两耳戴的玛瑙坠,
轿夫(唱)
活像一对红辣椒。
灯官(唱)
娘子也,哎,
你多妖俏。
娘子(唱)
老爷也,哎,
你多合窍。
灯官(唱)
妖俏妖俏,
妖妖俏俏。
娘子(唱)
合窍合窍,
哈哈笑笑。
灯官:妖俏!
娘子:合窍!
灯官:
娘子:哈哈哈……
【“咚!”传出火炮响。
【吓得灯官倒挂于独杠上。
灯官:是哪个在做啥子?
二差(唱)是个眯娃儿在放火炮哟(邦)
娘子:把老爷吓一跳,
灯官:吓掉老爷的灯官帽。(拾帽)
(数)唐王赐我灯官帽,
娘子:叫你管灯就要你管牢靠。
灯官:我才是戴又戴不起,
麻又麻不掉。
拿去还唐王,
唐王又不要。
差甲:我要,
差乙:我要,
娘子:搁到。
官帽子哪能随便要,
还是我老爷戴起才可靠。
灯官:你说为官妙不妙了
齐:妙、妙、妙!
灯官:你说为官好不好!
齐:好、好、好!
轿夫:禀老爷,灯场到。
灯官:好,传灯头。
差乙:传灯头——
【傩傩手合面具上。
傩傩(唱)
传灯头,便是我,
我又管灯来又唱傩傩。
哪里有闹热,
哪里便有我。
众人叫我喜乐神,
又请喜来又请乐。
依儿送财来哟(戴上面具)
见过老爷。
灯官:你是哪个?
傩傩:我是傩傩。
灯官:我要灯头。
傩傩:(转场。取下面具)
灯头到,有何吩咐?
灯官:唐天子有德,国泰民安,普天同庆。
        元霄之夜,大闹花灯,可曾齐备。
        下官到此一迩。
傩傩:禀大人,一十二架高灯,三十六堂灯,七十二挂排灯,九九八十一架花灯,一百另八架地灯,三百八十架天灯。样样有名,行行有姓,色色俱全,盏盏透明。
灯官:哎呀呀,你这一说把老爷心里说得个好不安登。
娘子:老爷,今天我们要看个安逸哟。
灯官:任你说得莲花现,不如让老爷看一看。
傩傩:说要看,说点班。(向内场)东路灯班!(到!)西路灯班。(倒!)南北两路灯班!(到!)【马马灯、哥妹灯、姊妹灯一齐上。
众  :见过老爹。
灯官:既然到了,跳得好,唱得好,老爷是“嘣噔”有赏。
傩傩:老爷,啥子叫“嘣噔”有赏?
灯官:你看这是啥?
傩傩:嘿嘿,银子。
灯官:(朝地下一甩,效果。)
傩傩:哦,我就叫做“嘣!”
娘子:你又看这是啥?
傩傩:铜钱。
娘子:(朝地下一甩,效果。)
傩傩:哦,这就叫做“嘣噔”有赏。喂,大家跳起来哟!
灯官:且慢。那些灯是不是狗熊耍扁担——翻来覆去那一套。
傩傩:今年是三十夜的嫁妆——新办的。
灯官:到底有些啥嘛?
傩傩:老爷,请看——
马马灯(跳唱)
       小小马儿不用忙呢,
       来在这里是灯场。
       太平春来,家家户户。
(齐) 哟嗬嗬、哟嗬嗬,
       明灯照喂,哟嗬马儿喂,得(儿)!
哥妹灯:(跳唱)
       元霄之夜喜盈盈,
来了我哥背妹的,
那个哥呀,那个哥呀。
哥妹灯。
(齐) 哝得洋得哟嗬嗬,
柳呀柳莲花哟嗬!
灯  官:新鲜!
娘  子:有趣!
姊妹灯:哟,真好看啰!
灯  官:哝,你们四个不是姊妹灯吗?
妹妹灯:哟,老爷,你咋晓得?
灯  官:为官不光晓得而且还明白,我娘子年轻那阵就是跳姊妹灯的哩!
春  妹:老爷,你看我是啥子灯?
灯  官:(唱)
阳春三月桃花灯。
夏  妹:老爷,我是啥子灯?
娘  子:(唱)
五黄六月荷花灯。
秋  妹:我呢?
灯  官:(唱)
九月重阳菊花灯。
冬  妹:我呢?
娘  子:(唱)
十冬腊月梅花灯
(齐):梅呀梅花灯
哝呀嘿嘿,呀呼嘿嘿,
哝得(儿)洋得(儿)哟,
柳呀柳莲花哟嗬嗬
灯  官(唱)
哪又是啥子灯咧?
女  齐(唱)
一品当朝灯哟。
灯  官(唱)
这是啥子灯咧?
男  齐(唱)
二仙传道灯哟。
灯  官(唱)
三是啥子灯?
女  齐(唱)
三星高照灯哟,
灯  官(唱)
四是啥子灯?
男  齐(唱)
四马投唐灯哟?
齐邦哟嗬柳呀柳莲花哟嗬。
灯  官(唱)
五六七八九十,
又是啥子灯咧?
众  轮(唱)
五子登科灯,
六出祁山灯,
七姊七妹灯,
八仙过海灯。
九九长寿,
长寿九九,
九九长寿灯哟,
十全大美灯哓嗬;
哝呀嘛哝呀嘿。
灯  官:嘿,大家都答得不错。可谁知道这是些啥意思?
娘  子:五子登科、六出祁山、七姊七妹、八仙过海、九九长寿、十全大美都是地灯戏的戏名哩。
灯  官:嘿,我这娘子真还不错。
傩  傩:嘿!(散板)
        天灯灯、地灯灯,
        白天演天灯,
        晚上唱地灯。
        灯串戏、戏套灯,
        地灯本是民间生。
        苍溪爱跳牛牛灯,
        保宁爱跳马马灯,
        南部最爱演地灯。
嘿,
天上飞的凤凰灯,
地下爬的螃蟹灯。
海内有个龙王灯,
河里有个虾虾灯。
差  甲:门外有个桐油灯,
差  乙:山上有个坡坡灯
轿  夫:下弯有个坎坎灯,
差  甲:过河有个跳墩墩,
差  乙:大人坐的是板凳,
差  甲:娃娃坐的是赏墩,
傩  傩:大家跳得登
老爷赏“蹦蹬”
差  甲:哪个手乱舞来脚乱蹬,
谨防打他屁股墩。
灯  官:嘿嘿。这灯班,跳得更是不错。少时老爷有赏。戏班子又如何?
傩  傩:也都停妥。老爷,今天演新排的地灯戏(鹤壳配)。
灯  官:管他啥子配,只要给老爷配得好。
        演嘛。
傩  傩:要得。打鼓匠、擂起来!
        【内应“要得”;锣鼓响,内场热烈效果。
傩  傩:咳,多展劲罗!
【锣鼓间断。
【傩傩着急。锣鼓再响。停顿。
灯  官:咋个鼎锅头炒碗豆——紧都蹦不出来嘛!
傩  傩:老爷,我去看看,(下场)
【静场。
【众人挤向侧幕探头观望。
【傩傩急上。哑语表演鹤蚌扯筋状。
灯  官:你哑了喉嘛咋个?
傩  傩:老爷呀!
蚌壳夹住白鹤的脚,
白鹤尖嘴夹网索,
网索套到他脑壳,
他们三个网一砣。
扯也扯不开,
掰也掰不脱,
问他为啥子,
三个舅子,都不说。
究竟是,
他该夹他脚。
他该夹网索,
他该网脑壳,
白鹤夹蚌壳,
蚌壳夹白鹤,
…………
灯  官:跪到!
究竟是满案板面杆半案板面,
还是半案板面杆满案板面。
…………
倒叫老爷都弄不清了,把他们带上来。
傩  傩:是。(下)
灯  官:老爷今天要审案。
差:老爷,这是灯场哟?
灯  官:老爷是个洒脱人,权把灯场当公堂。
差:升堂!
众:呼喝!
灯  官(唱)
权把灯场当公堂,
差(接)搬个石头摆中央。
娘  子:老爷审案我站边上,
众:今天咧老爷审怪堂呃。
【蚌壳、白鹤、渔夫三个搅在一起,拉扯上场。
傩  傩:丢啰。
【三人不理。
灯  官:噫,你们演得才好,你看你这样,在请神!
你,像个董鸡公!你、在拉船!哼!
(唱)我身为灯官把灯会办,
灯戏马上要开演。
你们扯五奔六搅成一团,
气得老爷我不安然。
白  鹤:老爷,我说。
蚌  壳:我说,
渔  夫:我说!
【三人争先要说,闹成一团。
灯  官:肃静!
马马灯:(马嘶叫)灰灰灰………
灯  官:(一惊)哪个在叫啥?
马马灯:报老爷,是我马儿在叫。
灯  官:要看就好好看,不准在此干叫唤!
马马灯:(马又叫)你看我叫他不叫,它偏要叫的嘛。
灯  官:叫,把眼睛蒙到,弄去推磨。(众笑)听到,你们三个,
从实讲来。
白  鹤(唱)
我们排练鹤蚌争,
蚌壳根本不用心。
蚌  壳(唱)
        白鹤他硬是不展劲,
估起眼睛好吓人!
渔  夫(唱)
你们两个扯皮不打紧,
急得渔夫我脑壳疼。
白鹤  蚌壳(唱)
渔夫他黄七黄八展笨劲,
舞起鱼网乱刷人!
渔  夫(唱)
他们两个不相生,
我的鱼网撒不伸!
白  鹤(唱)
蚌壳他一旁展硬劲,
大大张开两扇门。
蚌  壳(唱)
        白鹤他昂头挺胸估眼睛,
自高自大瞧不起人!
白  鹤(唱)
你为啥展硬劲?
蚌  壳(唱)
你为啥瞧不起人?
白  鹤(唱)
怪你不关门!
蚌  壳(唱)
我网咋撒伸!
白  鹤(唱)
不关门!
蚌  壳(唱)
不伸进!
渔  夫(唱)
撒不伸!
白鹤 蚌壳 渔夫
(抢白)怪你!怪你!
灯  官(唱)
你们把老爷弄得糊里糊涂听不清。
(独白)他怪她,她怪他,她怪他这……
娘  子:老爷,干脆叫他们一个个演起看嘛。
灯  官:对头,你们一个个演来看。
傩  傩:演嘛,演嘛。免得我耗子钻风箱——两头受气。
蚌  壳:老爷,你看嘛。(载歌载舞)
        敞开两扇硬衣裳,
        蚌壳本是美妖娘。
梳妆打扮好漂亮,
身上珍珠放光芒。
轻轻出水上岸来,
(邦)  想在人前亮一亮
老爷,该好嘛!
灯  官:好哇!
娘  子:好看、好看。
灯  官:白鹤又演。
白  鹤  (载歌载舞)
白鹤本是美少年,
头上戴顶丹凤冠。
一身雪白素打扮,
鹤立鸡群多体面,
趾高气扬迈方步,
(邦)  一展双翅银光闪。
老爷,我该对嘛!
灯  官:对!对!
渔  夫:老爷,看我的。(载歌载舞)
老汉打渔出了门,
裤脚扎到胯根根。
一个笆篓一张网,
鹅卵石上跑不赢。
盯到那边鹤蚌争,
想捡个便宜货回去炖。
老爷,我是该这样嘛?
灯  官:娘子,你说呢?
娘  子:演得好,硬像个打渔老汉。
白  鹤:我呢?
灯  官:你也演得好:
蚌  壳:我呢?
灯  官:你也演得好,你们三个都好!
傩  傩:都好,又是哪个错了呢?
灯  官:这……哼!胆大灯头,你敢谎报案情,戏弄老爷。
傩  傩:老爷,我不敢,是你错……
灯  官:我有啥错?……
傩  傩:老爷,你听嘛,(唱)
要说错,是眼睛错,
光盯鸳鸳不盯砣。
单个演起倒好看,豆腐不点不成砣。
要知就竟谁个错,再叫他们把戏台。
依儿送财哟来,
娘  子:是话,叫他们合起来演。
灯  官:好,你们合起演来大家看。
白  鹤:要叫我们同台演,
蚌  壳(同唱)这可拿来咋个办?
渔  夫 要是照着戏路演,
蚌  壳(背唱)
就该我,紧紧关上门两扇。
白  鹤(背唱)
就该我,垂着脑袋等到按,
渔  夫(背唱)
就该我,轻轻巧巧把他们网一团。
蚌壳(背唱)
那样演,咋显出我青春和容颜。
白  鹤(背唱)
那样演,咋显出我高人一头不简单。
渔  夫(背唱)
那样演,显得我本事太平淡。
【内三声炮响。
傩  傩:老爷、灯会马上就开始罗,这……
灯  官(接唱)
快快演,你们咋个这么弯酸!
蚌  亮  还是照着我们各人的样子演。
白  鹤(同唱)
叫他老爷审不清来糊里糊涂浆子一团。
【三人表演哑剧,互不配合,极不协调。
灯  官:一声大吼:“停!”,三人就地突停。
灯  官:这个案我不审了,打轿来!
【二差抬出独杠子。
娘  子:老爷,戏还没演完?
灯  官(用手势招呼蚌壳、白鹤、渔夫三个站在独杠后面。)
傩  傩:老爷,你这是……
灯  官:老爷今天手板有点痒,想给我杠子开个荤、我要吃人肉!
蚌壳 白鹤 渔夫齐:老爷,我们是对的哟。
灯官(唱)你该关蚌门不关门,
你该伸嘴壳你不伸,
你该撒渔网你不撒,
老爷我手极发痒想打人!
蚌壳 白鹤 渔夫齐:我们错了,老爷!
灯  官:就晓得错啰。那样演,你多漂亮!你多英俊!你多得行!哼!像你们那样散起一摊,各不站边,扯五奔六,揉不到一团,才是一个散班班!这样演叫大家咋个看?
众:哦——
傩  傩:老爷,这才叫把毛病找到啰。
灯  官:所以就该挨板板。
蚌壳 白鹤 渔夫:老爷,饶命哪!
灯  官:老爷叫你们楞个(这样),你们不楞个,偏要弄个(那样)。老爷叫你们弄个,你们不弄个,偏要楞个!
哼!今天老爷就要啷个——
蚌壳 白鹤 渔夫:老爷,我们再不敢了!
灯  官:好嘛。这下你们在那里好好演,我坐在这里好好看。
【灯官欲坐台口边,哥妹灯欲坐灯官坐位。
差  役:起来!
差  役:老爷,我们是叫她(哥妹灯)起来。
灯  官:你看她背了一晚上够累的罗,就让她坐那里是一样。开演。
傩  傩:打鼓匠,把鼓擂起来!
【白鹤、蚌壳、渔夫三人表演和谐而完善的《蚌亮相争》舞。
灯  官:好哇!这才叫话嘛!
(唱) 单纱不纺不成线,
泥巴不捏不成团。
这下演得才算好,
戏儿完美又伸展。
再不能,
各人打锣各人演,
自拉自扯不合弦。
七拱八跷要不得,
乌七八糟不能往台上搬!
众百姓一年到头忙不断一呀咳,
三朵花儿开。
(合) 一呀一朵美鲜花。
让他们看个好戏过好年,一梅花。
众  合:嘿嘿,闹莲花,金钱梅花落一梅花。
白鹤 蚌壳 渔夫齐(唱)从此以后,我们把戏好好演。
众  合:大家喜喜欢欢。欢欢喜喜庆丰年,嘿嘿闹莲花金钱梅花落一梅花。
傩  傩  (数)
庆丰年,庆丰年,
今晚好戏看不完。
且听那边锣鼓响,
高跷狮子踩得圆。
【在欢笑和锣鼓声中逗狮子,引出一对别具风趣活泼的高跷狮舞。
【风趣活泼的高跷狮舞。
【灯官与大家载歌载舞。
灯  官(唱)
高跷踩,踩高跷,
高跷踩得就是妙。
娘  子(唱)新鲜玩意真不少,
众  人:老爷审灯审得好。
演台灯戏颂太平,官民同乐哈哈笑。
【在热烈欢快的鼓乐声中,各种灯班精彩纷呈,灯官骑上独杠,灯团簇拥,一派喜庆,满台红火。





 

 
上一条:南部傩戏
下一条:市级非遗南部县方酥锅魁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