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藏流水账(四首)

2017-2-15 16:10:34 文学创作 南部县文化馆 阅读

 

 

 

    旅藏流水账(四首)

       •凸凹

   

       

       在拉萨,或观《幸福在路上》

 

今夜。幕未张启,日记本已打开:文字

落入内心的剧场。进藏十天

直到第九天,才挨邻西藏:一颗温软的心……

歌之,舞之,乐之:十万座雪山

十万座天湖,也不能把明天,一架飞机的翅膀

演绎成草原或者直接

叫停在舞台。今夜,两座城市

在拉萨的海拔相遇,悬空的感觉

加深了奇像,却没有失重的危险

灯光时明时晦,像布达拉宫墙头的马尾草

灿烂、卓然、猩红、略含毒素——

哦美丽的力量,让人勇敢、沉缅

又耽于胆怯。至于掌声

它往往在天边响起,从近处散开。今夜

所有的幸福都来自路上——真理是——

不走一辈子路,不能邂逅

自己的雪莲与格桑。今夜

台上台下,耳语与对话,正视与斜窥

日记本让秘密封山,独把一条哈达的

通道,留给牦牛、藏马和猎人。今夜

玛尼堆转过身来,露出微笑与方向:

八点一刻,北京西路188号,第二排座位

心跳随夜深加遽,高原开始反应——但

这与缺氧无关,与缺氧无关

 

在西藏,或从平静开始

 

要想呼吸急促、不平静,就上西藏

要想把自己弄得气喘吁吁,吐尽

一肚子恶臭,就上西藏。让广大的天空和

大地,把自己小下去、小下去——

小得那么美好、谦逊和干净。不能

成为雪莲、白牦牛,就做一朵格桑或者

什么也不做。是的,在西藏

可以什么都不做,就让自己,被太阳照着

风吹着,黑黑的,一会儿东

一会儿西。哦大海远去,又重返高原:

蓝天在水里,草原在头顶,羊群在天上

心肠唱歌,骨头吐氧,内心从

纳木措开始,平静到羊卓雍模样……

夜深了,就仰望星空

和那些远去的先贤叨嗑——无边的思想:

草尖上晶莹欲滴的露珠。我甚至

看见前世与后世的轮辙

在慢慢呼唤、滚动……这么高、这么近!

薄得只隔着一根软软的雪线……神的

声音吗?——西藏是一个什么都能遇见的

地方:正像我遇见你,你遇见我

  

初秋,或在纳木措

 

才初秋,风就十二月党人般冷凝、陡峭

鹰隼俯冲的角度

在鱼看来,与昨夜的梦神似——

一把悬空的刀随羽赋形,吐纳

黑色警句。湖边跑来:一浪一浪的蓝

无边、很厚,打在身上,比海更能附体——更能

灵魂出窍。在纳木措,羌塘草原和那根拉山

多像睡眠的婴儿,静静的,以存在的方式

显露不存在——高山像天空一样低矮

——只有纳木措在奔跑!只有

纳木措在飞翔!就是十次八次来过的人

每一次再来都有昏旋的感觉——甚至

风、盐、回忆,把一些人灌得呕吐不止:

每走一步,都必须慢在思想之后。在纳木措

千万别迈出夜晚的帐幔,那样

雪花飘飘,你会疑在天上,自己是

水底圣域的王子——那样,星星低语的

无不是远方的明眸、温辞和蛊

 

 
上一条:在南部
下一条:蒋蓝的诗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