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忘怀的眷恋(组诗)

2017-7-6 16:39:41 文学创作 南部县文化馆 阅读

 

难以忘怀的眷恋(组诗)

邓太忠

你的自己

 

疯癫癫地走出梦境

下弦月倒挂在你的眼眉

脚下的路,在你

疯言疯语里分崩离析


偶尔,你一次回首

才发现一群无聊的窥视

穿透被风带走的背影

杂乱无章,一败涂地

日子远离风声水起

躲进夕阳的那些心思

啃食丰盛的孤独

长成一朵朵飘渺的云


暮色已被天涯撕碎

遥远的星沉浸一片辽阔

恩怨滴落的瞬间

一锤定音的还是自己


你的身后

 

我将自己的头颅放进你的心血

如一把锁在一汪汽油里游荡

上岸之后,一度锈迹斑斑的身体

轻飘如云,闪亮如正午的阳光

也许这就是脱胎换骨

可我苏醒过来,看不清你的方向

身边最亲的,最熟的那些人和事

一气之下面目全非,东躲西藏

你身后,我成为暗伤的根源

打着灯笼才看得见太阳的来往

落叶飘过眼帘的瞬间

土崩瓦解的想象零乱碎响

感觉在三月的小雨里绽放成花

情窦初开的春天

没有走在回家的路上

一个月夜的深处,我正被下葬


 

各在一方


撕碎想象,配以星夜的底色

做一幅魔幻的拼图

我站在一座高山

让你念我时很近

怨我时很远

森林边缘就是结界

仙鹤与老夫桃源里翩翩

也许你就是那朵牵牛花

身居另一端的我

半睡半醒地难言难语


孤泪纵横,浪也滔天

活出意境的快感

春雨般骨髓里淅淅沥沥

你走得再远

我都做你心房的门槛

远去的是一丝云彩

进来的风回路转


那一次拥抱

 

就在春分,你回家的路熬红了眼睛

萤火越过故乡的泥巴墙

照亮了白天,照不亮你回家的夜晚

心隐停泊在傍晚的肩头

你那一次离別的拥抱

至今我的肢体都有发芽的舒痒

有根植入灵魂的声响


然而,你好象留在了一条江

我却在行走中患上梦游的癫狂

所有大道都通向来世

小路都演化成蛇

爬得进自己的心思

爬不进天堂鸟托起的朝阳


桃花源在你背影里弥漫芬芳

花雨中我为一次皈依流浪远方

你还在一片花瓣的背后

将春天的永恒定格生命的里程

原来,你在我怀里的味道

有青山的厚重,有绿水的清爽


想起你


悬空的果实

丢失许多季节的暗语

河流过山峦

倒映出叶子的舞姿

途经这片水域的小船

想起纷芳的甜蜜

还有这方土地

沉默的诗意

时光无语,所有树

倒举起无数的人字

漫游一个世纪

我用我的背影

托起生死的承诺

用雪花的清纯

转动出久违的碧绿

春天的音韵


骨朵绽放一丝的羞涩

嫣红,在心房的檐脊

飘筑起生动的彩虹

这是雨过天晴

这是干净的身体

在分娩时隆重的洗礼

我深居你放飞的梦想

难舍难分


想起九妹

 

深居你的伤口

没看见日月的轮转

疼痛是一曲痴狂的摇滚

血的奔放里

动地惊天

你的心没有抵达的驿站

路伸进一片思念

牵着疲惫的背影

流浪戈壁

穿过又一次惊雷闪电

日子生长出疯言疯语

栅栏的门前

没有远道而来

洞开的那扇窗

嘶哑的呼唤越岭翻山


你的身后

 

我将自己的头颅放进你的心血

如一把锁在一汪汽油里游荡

上岸之后,一度锈迹斑斑的身体

轻飘如云,闪亮如正午的阳光

也许这就是脱胎换骨

可我一觉醒来,看不清你的方向

身边最亲的,最熟的那些人和事

一气之下面目全非,东躲西藏

你身后,我成为暗伤的根源

打着灯笼才看得见太阳的来往

落叶飘过眼帘的瞬间

土崩瓦解的想象零乱碎响

感觉在三月的小雨里绽放成花

情窦初开的春天

没有走在回家的路上

一个月夜的深处,我正被下葬

 

 

各在一方

 

撕碎想象,配以星夜的底色

做一幅魔幻的拼图

我站在一座高山

让你念我时很近

怨我时很远

森林边缘就是结界

仙鹤与老夫桃源里翩翩

也许你就是那朵牵牛花

身居另一端的我

半睡半醒地难言难语

孤泪纵横,浪也滔天

活出意境的快感

春雨般骨髓里淅淅沥沥

你走得再远

我都做你心房的门槛

远去的是一丝云彩

进来的风回路转


你不见了

 

丢下我,你不见了

响在我心里的脚步声

让我看见,落在

地上的背影

捂住泥土的嘴,冰冻三尺

好多往事遭遇困境

就一个眼神

也如墙角的利刃

寒光迫人

面对初冬的清冷

我束手待毙,咀嚼

流离失所的光阴

城市的脸很阴森

街上奔跑的情绪

一遇红灯就开始暂停

我在这暂停里

感觉你路过的味道

寻你留下的脚印


 

心事无语

 

欲言又止,这时

想象破裂,落满一地

年长日久的生活里

有的生根,开了花

让云兴奋不已

泪湿透落叶的背脊

有的长成了地笋

让过往的风一路血迹

这种感觉的深处

你飘逸的长发

牵着疼痛的往事

流浪他乡

生不如死

打结的目光,挤干

日子的水分,想说的

那句话沉入海底

好多年以后,也许

有个童话会爬上彼岸

然后翻山越岭

然后痛哭流涕

面对一些鲜活的山水

脱下自己的外衣

让阳光的手,撕开

一道无名的伤口

深窑的隐私

以一丝优雅的嫣红

了结自己

 
上一条:领略四方(组诗)
下一条:忘记你的时候,也有心痛的感觉(组诗)

[收藏] [打印] [关闭]